第十五章 篮球场

  木艾回到学校时,看见张稀石和秦雪峰、何应钦、伍依凡、钟羡、韩友明他们在广林教学楼旁边的篮球场上打篮球。秦雪峰、何应钦还有韩友明都赤着上身,只穿着一件短裤。钱云舟、蒋松怀还有沈天叶坐在另一边的篮球架子下面正喝着水,一身是汗。吴慧珍、苏师慕与绿玉烛躲在对面的一棵树下观看着,旁边放着秦雪峰他们的衣服。吴慧珍坐在不知道是谁的衣服上,和绿玉烛不时吆喝着,给场上的人加油。苏师慕比她两个文静多了,安静地坐在一边,只是默默地看着。

  沈天叶和蒋松怀看见木艾过来,都笑着与他打招呼,钱云舟则没有理会。木艾望了望场上的张稀石,后者打得很专注,并没有看到他。张稀石学打篮球不久,他防伍依凡,总是被伍依凡一晃骗过。但张稀石极有决心和耐力,他越防不住,越是死跟着伍依凡不放。

  木艾看着张稀石在篮球场上穿梭着,球衣湿去了大半,心中突然生出一种深深的自怜情绪来。他感到即使是张稀石,比他也好多了。张稀石有一颗坚韧的心,他勤奋、执着、善良、正直,他有他的追求,有他的朋友和乐趣;而他,却什么也没有。他像是另一个世界的人,与身边的人总是格格不入。他想融入到别人的中间去,却发现怎么都不行。于是,他便倔强地自我保护起来,即使再孤单落寞也依然故我,不再奢求其他。

  木艾想起先前离开叶云姗家后自己直看着太阳时,眼睛里变成白的一片,视线再一次模糊起来。他内心里充满着对张稀石的羡慕与祝福,同时也充满了对他自己的怜悯与感伤。他站在篮球场不远的一棵树下,就那样望着。

  忽然,钱云舟提醒道:“李林基来了。”

  沈天叶和蒋松怀急忙望过去,果然看见李林基和韩玉老师从食堂边的水泥路上走进来。李林基偏着头只顾着和韩玉老师说话,并未注意到沈天叶等人,还是韩玉老师看见,微笑地向几人点了点头。沈天叶等人连忙打招呼叫道:“韩老师”。

  李林基听到声音这才转过头来,见钱云舟、蒋松怀望着他和韩玉老师都笑得有些诡异,心中略觉尴尬。看来,自己追韩玉老师的事已经众人皆知了。他故作威严地道:“这么大太阳还打篮球,吃过午饭没有?”

  “吃了。”沈天叶他们道。

  李林基看见韩玉老师已经提步先走,心中虽然万分着急,仍不忘严肃地向他的学生们做最后的教导:“早点回去休息,别中暑了。”说完这才快步向韩玉老师追去。

  “好的,老师。”钱云舟三个等李林基稍微走远一些,立刻便忍不住大笑起来。

  木艾等李林基和韩玉走远,便也准备转身离去。

  这时,张稀石、钟羡和韩友明一组输了下场,换沈天叶三人上。钟羡拿起地上的矿泉水“咕嘟咕嘟”就灌了下去。他喝水时没有对着嘴喝,中间不用换气,一口气就喝了大半瓶:“不打了,累死了,我要回去了。”

  张稀石看见木艾,立刻叫住了他:“你什么时候来的?”

  木艾道:“刚来一会儿,你还要打多久?”

  “还要打一会儿吧。”张稀石道:“你要不也来玩一下?”

  木艾摇摇头,道:“我不会。”

  秦雪峰和伍依凡也来喝水,何应钦走到吴慧珍旁,后者与绿玉烛苏师慕早已站起,绿玉烛将坐着的衣服拿起递给他。

  何应钦道:“不要了,都让你坐过了,我以后哪还敢穿啊!”

  绿玉烛不忿道:“我坐一下怎么了?”

  吴慧珍从绿玉烛手上拿过何应钦的衣服,一把摔在他身上,斜着眼看着他道:“打完了就穿上,废话那么多。”何应钦嬉皮笑脸地穿上。苏师慕和绿玉烛偷偷地笑,绿玉烛道:“你不是说我坐过就不穿了吗?干嘛又穿上?”

  何应钦道:“你还敢说,下次要还敢坐我的衣服,我就扒光你的衣服。”

  绿玉烛拉着吴慧珍的衣服道:“你敢!慧珍你听到没?他要扒光我的衣服。”

  吴慧珍道:“你不是说他不敢吗?我也觉得他不敢的。”

  绿玉烛顿时无语,何应钦不由放声大笑。那边秦雪峰和伍依凡喝了水,听钟羡说不打了,便过来叫何应钦准备回去。木艾听说他们不打了,想着和张稀石一起回去,张稀石却看着苏师慕。苏师慕向他笑了笑,却没有动。

  “看,美女过来了!”钱云舟突然叫道。秦雪峰何应钦等一齐向来路望过去,只见一个女生从篮球场旁的路上慢慢走了进来,穿着一件白色的T恤,长牛仔裤,身高160cm的样子,虽是黑长直发,但样貌一般般,实算不上美女。秦雪峰等忍不住对钱云舟道:“你什么眼神?这也叫美女。”

  钱云舟道:“后面,我说的是她后面那一位。”

  众人连忙再看时,果然后面还有一位女生,星星点缀的白色T恤,紫色短裙,红色帆布鞋,腿修长而柔美,额上一粒美人痣,众人虽然仍有些怀疑,但这次却不得不承认钱云舟说的不差,后者的确是一位十分漂亮的女生。

  绿玉烛道:“我认得她,她是文科班的,和江若燕在一个班。”

  钱云舟立刻来劲了:“真的吗?她和江若燕关系怎么样?”

  绿玉烛道:“那我就不知道了。”

  吴慧珍道:“看你的样子,有点出息好不好,好像没见过美女似的。这人虽然长的不错,但可还比不上我们班白欣语。”

  钱云舟道:“我这叫爱美之心人皆有之,你问问你的应钦看看,他可比我还没出息。”

  吴慧珍瞧向何应钦,何应钦道:“你别听他的,他那纯粹是嫉妒,大家有目共睹,就云舟那点出息,怎么可能比得上我?”

  绿玉烛道:“怎么比不上,我看他比你就强多了。”

  何应钦道:“我知道你喜欢云舟,情人眼里出西施嘛,但也不能如此颠倒黑白吧!”

  钱云舟听了,不由破口大骂,绿玉烛更是大发娇嗔,可惜她的样貌实在让人不敢恭维,吓得何应钦仓皇而逃,绿玉烛紧追不舍。何应钦抓着钟羡挡在前面,向追上来的绿玉烛说道:“我跟你说,男女授受不亲,你别乱来。”

  “有本事你让开,谁说我喜欢云舟了?”绿玉烛看见钟羡躲在钱云舟后面,不好再冲上来,气得简直要发疯。秦雪峰、伍依凡他们在旁边看着,一时都大笑起来。

  木艾听到他们的笑声,却一个人落寞地走了。他融不到他们中间去,他们的欢笑只会使他更伤心。

  钟羡一把将何应钦推开。何应钦无奈,只得一溜烟跑了,绿玉烛追不上,只得悻悻而回。

  不久,何应钦再次回来,道:“说来都怪雪峰,当初大脑发热,硬是要选学理科,害我们如此大好年华,白白错过了文科班那么多美女。”

  秦雪峰道:“你他/妈别乱推卸责任好吧,当初我可没拿刀架着你的脖子逼你。”

  吴慧珍道:“你现在去转学文科呀,又没人拦你。”

  伍依凡道:“有你在,他哪舍得去别的班?呀——天叶那小子干嘛?”

  大家一看,沈天叶不知何时已冲到钱云舟称之为美女的女生面前。原来他一不留神,被钱云舟在背后狠命推了一把,不偏不倚,正好跌在文科班的漂亮女生面前。可恨钱云舟还自己装糊涂。秦雪峰何应钦伍依凡不知道,还以为沈天叶是主动上前,一个个在旁惊叹不已,自愧不如!

  女生见沈天叶突然冲上来,也是一愣。沈天叶只好硬着头皮打招呼道:“你好,同学!”

  女生警惕地看着沈天叶,微微颔首道:“你好。”

  沈天叶回头狠狠瞪了钱云舟一眼,旋即满面笑容地道:“不好意思,看你有点面熟,你是文科班的学生吧?”

  女生点点头,却并未说话。她看到篮球场上秦雪峰何应钦和伍依凡赤着上身一副看好戏的模样,心中顿时将沈天叶划归到了不良学生的行列。

  “你认识江彩笛吗?我和她高一时是同学。”

  女生羞恼地道:“你有什么事吗?没事的话请让开,我要去教室了。”

  沈天叶见她要走,下意识地拦住她道:“同学,我没有恶意的,只是想和你认识一下。我叫沈天叶,不知同学你叫什么名字?”

  女生这下脸更红了,眼中也多了一丝怒意:“你让开!不然我可要喊人了。”

  沈天叶不由愣住。弄了半天,对方将他当作是专门调戏女学生的小流氓了。我这形象有这么差吗?一时间还真是有些哭笑不得。

  女生见他仍站着不动,心中更加认定他是一个登徒子,平日里就爱这样逗弄女生,且脸皮奇厚。她跺了跺脚,趁沈天叶不注意,侧身从他旁边迅速逃了过去。

  钱云舟等损友看到,立刻大笑起来,沈天叶也觉得十分难为情,正要过来找钱云舟算账,突然看见邱月不知何时从外面走了进来,顿时有些傻眼。

  沈天叶见邱月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,心中没来由一阵心虚。他急忙微笑地迎了上去:“今天怎么来这么早?”

  “那是谁啊?”邱月却不理他,只是望着前面那位漂亮女生离去的背影淡淡问道。

  沈天叶道:“不认识。”

  可怜他说的是实话,邱月却不信:“不认识?”

  沈天叶道:“真不认识!听云舟他们说好像是文科班的。”

  邱月道:“不认识那你刚刚是在做什么?”

  刚刚那是被钱云舟坑了,我也不想的,沈天叶心道。

  “没干什么,我……刚刚和钱云舟、蒋松怀他们在打篮球呢。”他向篮球场一指,结果发现他口中的钱云舟、蒋松怀等人一个个全跑了。

  这帮没义气的孙子!沈天叶在心中暗骂。

  邱月道:“别转移话题。老实说,你是不是见人家长得漂亮,所以就动了歪心思?”

  “说什么呢!我是那样的人吗?”沈天叶连忙撇清道:“刚刚是钱云舟那家伙在背后推了我一把,我能动什么歪心思——我根本就不认识她。”

  邱月道:“哼谁知道呢?你若真对她没意思,那你拦住她做什么?”

  沈天叶赌咒发誓道:“真的没有!我要对她有意思我便出门被车撞死,吃饭被大米噎死,上厕所直接掉粪坑淹死。”

  邱月听了忍不住“噗哧”一声笑了:“你现在就跟我去死,说得那么恶心。你对她有没有意思是你的事,跟我说这些做什么?”

  沈天叶道:“我和她真的不认识,你要相信我。”

  “好拉,你赶快回宿舍洗洗吧,一身是汗臭哄哄的,我要去教室了。”邱月一脸嫌弃地将他推开。

  等沈天叶赶回宿舍时,秦雪峰、钱云舟等人早已洗完澡,一个个穿着裤衩躺在床上,休息去了。沈天叶臭骂了钱云舟几句,然后便提着桶,洗澡去了。打篮球打了那么久,身上确实有些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