对于央视个别大腕以及某些专家提出严正批评(转载)

1 对于央视个别大腕以及某些专家提出严正批评(申请置顶)

   对于央视个别大腕以及某些伪专家的不负责任,信口开河,提出严正批评。

   1、恶俗

   本来想核实一下这个词的具体含义,可惜字典里没有。那只能从记忆中搜寻一下曾获此美誉的,比如电影《小花》,比如金庸先生,比如周星驰。他们都曾经历从恶俗到通俗到经典的过程。虽然《超级女声》某些场次的确到达了经典的水平,但毕竟还有不少瑕疵,因此我也就把她定位在通俗。没想到,现在她成了恶俗。

   既然是恶俗,总应该有个“恶”的地方吧?

   是有色情镜头?有下流对白?或许有的港台节目有,但超女的尺度一直是即活泼又大方的,甚至比央视个别节目的口不择言要高级趣味一些。

   说到“恶”,倒是有个前无古人,后无来者的,就是那个“俄罗斯人质死亡数量竞猜”。甚至“恶”这个词也不够力度,只能说毫无人性。

   是“恶”在有黑幕吗?那为什么不直说?有什么不好意思的?难道怕拔出萝卜带出泥?我们指责超女有黑幕正是因为主办方还有内定选手的惯性操作。而这种惯性操作是从歌手大奖赛开始的。由于观众无法参与、监督,获奖又意味着光明的未来,因此这种专业评委打分制的节目逐渐黑幕重重。可能有人会问那为什么超女遭到那么多的指责?答案是六个字“打是疼,骂是爱”。我们对超女节目已经有感情了,就象两口子,看到对方被社会上污七八糟的东西玷污,自然会去骂。可如果是旁人,即使是同样的错误,我管得着吗?那些自以为是不挨骂的节目,不过是因为大家不关心,懒得骂。

   是“恶”在节目模式上吗?应该不会啊?“梦想中国”不也是跟风之作吗?当然改得不伦不类,这个待会再谈。

   是“恶”在短信吗?我只知道短信方面赚大头的是中国电信。只要电信方面不说话,只要法律允许,一个节目,就算是观众再疯狂地发短信也是正确的。能让大家甘心掏钱发短信,那是人家的本事。何况,现在,人家已经宣布15票短信封顶了。有钱不赚,这是湖南卫视有社会责任感的体现。

   那么到底“恶”在哪里?客观分析不出原因,难道是你们主观判断它“恶”了。那我就没话说了。我只知道“百花齐放,百家争鸣”是一个文艺领域的指导方针。

   2、收视率

   提出“收视率是万恶之源”是很符合央视主持人身份的。因为电视节目如果完全市场化了,就会不注意对弱势群体需求的满足。就象要由国家出面完善福利制度(普通企业按市场经济规律办事,更重视利润,所以不可能承担这个任务)一样,电视也要保障弱势群体需求。而这个工作是应该按国家拨款的比例由各电视台分头完成的。因此,央视作为主要受款方,是最不应该注重收视率的。它应该制作更多仅满足小众,低收视率的节目。而地方台因为不主要承担这个任务,还是应该以市场经济为主导,重视收视率。

   可事实上呢?央视以收视率为由砍掉了农业等某些栏目,每年的标王卖得兴高采烈。这个,大家也就不说什么了。

   可忽然又有些大腕以本应约束自身的“收视率是万恶之源”为理论基础,对地方台的高收视率节目进行如此指责,从逻辑上就实在说不通了。

   没法让人不怀疑是嫉妒心在捣鬼。

   3、主持人

   崔先生:我想你一定看过《甲申三百年祭》这篇文章。我认为它不仅是讲一个政权应该注意什么,更提醒每个人应该经常进行自我反省,尤其是在身份、地位发生变化之后。李闯王的军队进了北京,三个月不到就兵败,给我的启示是:当人成功之后,还应保持未成功前的心态与信念。你的《实话实说》是个鼓励了许多人的节目,是个脚踏实地的节目。但我猜你现在是生活在一个封闭的小圈子里。因为但凡你真地走入社会,但凡你去听取普通大众对超女节目实话实说的感想,你都不会得出“恶俗”的结论。

   李先生:因为“梦想中国”里你也担负了策划任务,我想就技术层面探讨几句。超女是个标准的“电视剧型节目”,一个女孩从50强打到最后夺冠需要,要在5次区选拔赛,5(区冠军)或7(区亚季军)次总决赛中展现自我。观众对她的感情就这样随着节目进展以几何级数递增。所以超女是培养感情的节目,这是她成功的秘诀。

   2 对于央视个别大腕以及某些专家提出严正批评(申请置顶)

   反观“梦想中国”,最极端的一种情况是第一组的选手夺冠。在仅有的一次资格赛后将是12周漫长等待(与超女广州区不同,广州超女在等待前已经展示了5场,培养了感情),然后在13天内又要通过3场比赛决定冠军。12周足以让人忘记仅露一次面的选手,而13天(其中又有其他7场比赛的信息干扰)又不足以了解甚至痴迷于一位选手。因此“梦想中国”只能说是非常6+1结合周冠军月冠军的模式。我并不是说这种模式有什么不好,但我相信它可能会让我感动,但不会让我动感情。很简单,来不及动感情。

   因此,如果“梦想中国”的成绩(收视率)不如“超级女声”,只是节目自身的问题。无法推导出超女用“恶俗”的魔法引诱了观众。除非你把“感情”定义为“恶俗”。

   上面所说的摘自我一周前的帖子《15票封顶–超女PK梦想中国》。或许这样的文章,你能更认可它的客观性。

   尹鸿先生:“开展公众舆论监督和制定奖惩机制能更好地解决低俗化问题”是句摸棱两可的话。我不知道你是否同意他们这些看法。

   如果您同意,我感觉你和学生们没有什么互动,甚至对学校的文化理念也不了解。清华的校风就是草根精神。在当学生时会推崇周星星,小丸子。工作后会贴近现实,为人民服务。这也是胡 、朱总理深受爱戴的深层次原因。

   另外我也不知道“公众舆论监督”的“公众”指的是谁?是从央视的惨烈竞争中靠收视率脱颖而出的大腕主持?还是您这样的学者?如果是象超女中的大众评委那样是随机抽取的,那么恭喜你,你终于向真相,老百姓眼中的真相靠近了一步。

   时统宇先生:作为社科院的一员,您应该不抵触以市调的方法来判别真伪吧?不知您是否愿意操作一次关于本次“恶俗”事件的手机短信调查(全国范围)?同意你们意见的选一,不同意的选二。当然,如果您要求一、二两个选项互换也无所谓,毕竟您是专家。

   4、对建设和谐社会造成不良影响。

   我们国家为了建设和谐社会,付出了多么大的代价,不知各位心里有谱没有?仅减免的全国农民农业税一项就够一些小国家过上几年幸福日子了。可这么大的代价,政府没有皱一下眉头,因为他们心中装着老百姓。

   要建设一个和谐社会,光有物质生活是不够的,精神生活更重要。超女这个节目就是一个丰富人们精神生活的好节目。

   节目播出至今,由于许多专业人士以及骨灰级乐迷的发贴,至少网迷们的音乐素质正在大幅攀升。而淘汰至今的超女都有明显的中国特色,一扫以往港台的矫柔造作,为中国音乐界送来一片清凉。而仅靠与观众毫无互动的歌手大奖赛根本无法出现这种良性的变化。有专业人士指出,超级女声正在加速着中国音乐(包括歌手和听众两方面)的升级换代,毫不为过。

   有人指责超女刺激了中小学生追星,但这种现实以前就存在,以后还会继续。如果没有超女,他们仍然会去追别的星。用这个社会问题指责超女实属无理取闹。

   还有人指责超女刺激了中小学生想当明星的愿望。根据我的调查,恰恰相反。即使没有超女,中小学生也是每天在看着风光的明星在电视里飘过,于是心痒痒想当明星。可在这个连续性节目中,她们才第一次看到一个“明星”的真正生活。竟然这么苦。选手们为了对音乐的执着,感冒,坚持;打完点滴,坚持;刚摔伤脚,坚持,而且还要承受评委的犀利品评。这个节目,才第一次有效打击了一部分中小学生当明星的愿望(以前多方努力,但成效不大)。

   同时,不仅中小学生,应该说我们每个观众也都从这个节目中见证并感悟着她们的坚强。名字会骗人,外号不会骗人。这届超女中就有一位实力派选手的被大家称为“张英雄”。不同于电影、报刊中的英雄,通常高高在上,她们都是我们身边随处可见的女孩子,所以才更能打动我们,用她们的信念,用她们的勇气,用她们的坚持。所以才能更鼓动我们每个人,用自己的奋斗,追求自己的理想。

   “文艺为人民服务”是文艺领域的另一个指导方针。而对一个老百姓喜闻乐见的节目如此无端指责,算不算一个不和谐的音符?

   3 对于央视个别大腕以及某些专家提出严正批评(申请置顶)

   而把一个全公司,全校,有些地方甚至全城都在关注的节目说成是“恶俗”,那岂不是说所有这些观众也都很“恶俗”?毕竟这是一个收视率第一的节目,一下子打击这么多观众,算不算对建设和谐社会造成了不良影响?

   5、影响我国在国际上的形象

   超女这个节目模式是世界性的,据说已经在四十几个国家生根。而且在各国收视率都名列前茅。看过一次法国音乐节的主场(在铁塔对面,夏乐宫处,这个主场演出对全法现场直播),全场HIGH到最顶点就是当年“法国偶像”总冠军出场,风头压过所有歌星。因为他是大家的选择。

   现在,国外留学生或者已经工作的新一代华侨下载最多的国内节目就是《超级女声》。各国的网站上都经常有类似的叙述:房东过来看了一眼,就会非常惊讶地说,啊,你们也有这样的节目,然后兴致勃勃地观看、评价。

   实际上,即使在国内也一直有许多外国记者关注着这个节目,因为这和他们的生活非常接轨。如果有一天,真地因为“恶俗”扼杀了这个节目,肯定立刻全世界就都知道了。我不清楚各国家人民会有什么反应,或许是当愚人节故事传播,使我们成为笑柄。或许他们也会很愤怒,因为“恶俗”这两个字挑战的不仅是我国,也是各国观众的心理极限。

   目前,FANS们有个计划,在超女中采用法国申奥的右手拍左胸两次的动作,并把节目寄给法国大使馆。告诉他们虽然申奥失败,但这份坚持,中国人民已经记在心中。这样纯民间的友情表达,法国人一定会播出,会感动。他们也会以对中国人更多的尊重,更多的友好,甚至,功利点,更多的观光旅游来回匮我们。

   连我们这些平头百姓都在日常生活中注意着怎样用更有效的方法(超女这样对各国价值观去异存同的节目就是最好的桥梁)进行国际公关,逐步向世界传递着中国人民的友好形象。作为在中国高级新闻机构工作的你们,当然还有那些专家,怎么目光反倒这么短浅?

   6、个别人的行为

   这里要对网友们解释一下,很明显,这只是一次个别人的行为,与中央电视台无关。因为在这次“恶俗”事件中有很多滑稽的做法,以中央电视台的智慧,是绝对做不出来的。

   A、首先,开座谈会的是“中国广播电视协会播音主持委员会”,而非央视。其次,如果央视出面召开此次会议,一定会真地把全国的广播电视主持行业的代表邀请来,而不会出现这种中央台攻击无地方台的假象。

   B、如果是中央台主持,是不会出现“收视率是万恶之源”这种话的。上面已经分析过了,这句话仅适用于中央台。毕竟,这些主持人和台里领导看问题的深度还是有很大差距的。

   C、如果是中央台主持,不会出现“梦想中国”审判“超级女生”这种一个竞争者审判另一个竞争对手的情况。这种为不正当竞争法的教学提供生动案例的不明智做法,显然不是出自中央台的手笔。

   最后,提几点大家的要求:

   1、对于发出倡议书的各位,我们不稀罕你们的道歉,也不屑于和你们辩解,只请你们闭嘴。答应我,好吗?

   2、为丰富海外华侨业余生活,以及宣传和谐中国,请中央台考虑,将“超级女声”的录象在中央台海外频道播出。

   3、请中央台考虑,邀请最优秀的几名超级女声在春节晚会上表演。因为,她们,是大家的选择。